统一的理性的机关

统一的理性的机关” “uniform rational authority” 马克思对报纸在社会交往中的作用的一种称谓。[1]在马克思的时代,许多自由报刊上的文章是不署名的,只是署某某代号或笔名。

1842 年底,《莱茵报》发表了驻摩塞尔的记者彼·约·科布伦茨写的两篇关于当地农民生活状况的匿名通讯,遭到莱茵省总督冯·沙培尔的指责,说他歪曲事实,诽谤政府。科布伦茨无力对此作出有力回驳,于是马克思就在1843年1月15日起以摩塞尔记者的名义写了一组《摩塞尔记者的辩护》文章。

马克思在文中解释了自己不署名的原因:“因为我确信不署名是报纸的实质所决定的,因为不署名可以使报纸由许多个别意见的集合点转变为一个具有统一的理性的机关。作者的名字可以使一篇文章和另一篇文章明显地区别开来……可是他的名字也会使每篇文章的作用仅仅作为构成整体的一部分一化为乌有。最后,不署名不仅可以使作者,而且还可以使广大读者更为自由和公正,因为这样一来,读者在自己面前看到的就不是说话的人,而只是所说的事;那时读者就摆脱了作为经验的人而存在的作者的影响,而仅以作者的精神人格作为自己判断的尺度。”

1850 年,马克思、恩格斯在论述报纸是社会舆论的机关时,也是从报纸文章不署名人手的。

参考文献

参考文献
1 童兵,陈绚等. 新闻传播学大辞典[Z]. 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4.

该内容由用户阿南投稿,转载请注明网址:https://www.jcwiki.net/journalism/journallsm-theory/1996.html

(0)
上一篇
下一篇

你可能感兴趣

「灵动新闻」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QQ小程序
欢迎使用《新传界》公开测试版!目前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AiChat(小象同学)已上线,欢迎使用~